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在老公面前做色情按摩
在老公面前做色情按摩
我是娟娟,半年多前曾顺着老公去做过一次按摩,就是那种带有色情成份的按摩。我们结婚快四年了,性生活算是美满……所谓美满是很难定义的,总之就是我喜欢跟他做爱,没有那些专家们说的退烧、厌倦或是什么的。   而之所以会去按摩,全都是因为老公爱逛色情网站,看到一些换妻故事后就跟我在床上逗来逗去。反正就是好玩,做爱时加点幻想没什么不好的,也就是假装老公不是我老公这样。   我们是对很普通的夫妻,老公是个小主管,而我则是个再单纯不过的家庭主妇。说到性,我们大概也跟天下所有的夫妻一样,彼此之间没什么忌讳;也就是看看a片,做爱时来点花招——性幻想或是小道具之类的,偶尔也会上网看看色情小说……老实说,我总感觉那些小说是写给男人看的,或是男人假装成女人写的,都是些在真实生活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老公看得很兴奋,但是那些故事是真是假,身为女人的我可是清楚得很。   反正就是闹着闹着,后来老公真的申请了个qq,背着我在网路上登起徵求换妻的帖子。被知道后我生了好一阵闷气,感觉像是被侮辱一样,这辈子我就只他一个男人,都已三十岁了还搞这种乱七八糟的花样?老公说「也就是好玩嘛!谁说一定要答应别人」等等。没料到回应者还真的一堆,只是没真正夫妻就是,多半是一些单身的想要点便宜。   看了他们的那些聊天记录,说不心痒是骗人的,那段时间里老公几乎是天天要,我也感觉到特别容易兴奋。只是说真的来上一段,就连老公也承认不可能如色情小说里说的那样简单……婚外情我还相信一些,但是随随便便就来段夫妻交换,就弄些3p群交的,有那样容易?光凭qq里的几句话就选定个不认识的陌生人,谁有这胆子?美丑、胖瘦等等不说,万一对方事后勒索你该怎么办?跟朋友,拜,以后不要做人了么?   有天在床上老公神秘兮兮的说:「我们去花钱按摩怎样?」这是他从聊天好友那听来的。几个臭男人聊天时乱扯,都说是从别人那听来的,谁知道真确不真确?当时我也没理会他,老公这人说风就是雨,过了兴头很快就都忘了……只是这次老公就没断过这话题,说:「就是按摩按摩,又不是一定会做些什么。」   我想也是因为安全,安全永远是女人第一考量的。有老公在身边,按摩师又是花钱请的,去宾馆休息登个记也很方便……最重要的是,我无法让自己跟别的男人真的做爱,幻想可以,偶起念头可以,但在真实生活里这根本就是自杀。既然老公缠着想要,鲜的心我也有的。   其实,每个女人都有这种想跟别的男人来上一段的念头,不是因为不爱老公或性不满足,就只是纯粹的想要冒险一下。我想老公也是这样想的,冒险是一回事,但要冒险必须在可控制的围内,有谁笨蛋到不带降落伞跳下飞机?   那次我们按摩后,有半年确实让我们的性生活达到前所未有的热烈,但那只是个插曲,就像是你不能把a片里的主角给捞出来一样。   上次的按摩我记忆犹深,虽然是难以接受,但事实上是很刺激的。起初是有罪恶感,想想一个陌生男人在老公面前……那种事后的感觉。不过因为老公一点都不在意,反而之后每次做爱都假装成那个按摩师,那种刺激更甚于被按摩时的感觉。所以,如果你老公够开放的话,我劝你们可以尝试一下,半套就好,凡事是不可以勉强的。   我没拒绝,然后老公跑到客厅拿来报纸,这该死的家伙竟然早已在上头画了一堆红色圈圈。老公的意思是,听说某些按摩师是男人、女人都来的,所以希望能挑一下。我一点都不想参与意见,光想到要找人按摩都已经紧张到半死了,哪还有力气管他的游戏?最后老公选了个「正宗消除疲劳油压男师」,我同意了,看起来挺正经的,起码对他的印象是比较正经。   电话里我听到老公在问:「下午可以吗?」然后问到每节的时间、价钱、是否也帮男人按摩等等,到最后,老公竟然还问那人有做全套吗?我在一旁急着想阻止老公的胡说八道,但是又不好出声……感觉上对方似乎是犹豫了一下,也不知道跟老公说了些什么。   挂了电话后我生气了。老公好声的解释说,他只是想确定这按摩师是否有做半套,因为那广告实在是太正经了……既然我好不容易答应,他可不想遇到个真正的「正宗消除疲劳油压」男师。好吧!虽然说感觉丢脸,但反正老公喜欢,而且——老实说我有种想试试其他男人带来的快感。   老公说这人价钱颇高,高到让人会心痛,然后他暧昧的笑着说:「要价这样高,搞不好还真有什么本事呢!」这按摩师是不算节数的,就是做到你认为够了为止,在电话里还一直强调着他真的是从日本学成回来的,按摩技术一流。当老公问他是否做全套时,这人沉吟了老一会,然后说:「这种事情要看感觉吧!要是太太到时感觉来了……」   我再次警告老公:「只有这样了,别多想其他花招!」   那天,我还特地穿了性感的透明内衣。到了宾馆,老公再次拨电话给那人,那人也回了通电话到宾馆的房间确认。我先是坐在床上,但想想说把床弄乱了不好,又坐到椅上,总之心里乱得是什么也无法思考,一动也不敢动。老公自己也是一样,一根烟接一根烟的,弄得满房间乌烟瘴气,我知道他也在紧张。   门铃响时我几乎是蹦了起来,我慌乱地问老公:「我该站在哪儿?」我知道这问题很蠢,但是我真不知道该站在哪里最适合。   老公耸了下肩,亲我一下,低低的说了声:「我爱!」这句话让我心头的紧张去了一半,但剩下的一半依旧是让我感觉要心脏病发了。   按摩师是个非常壮硕的人,甚至有些胖,少说也有一米八吧!因为害羞,我低着头,所以所以没敢看清楚他的长相,但感觉上还好。你知道,我们女人是靠感觉看男人的,最重要的是感觉,要是感觉对了就对了。我站在离门最远处的床角,想办法让自己站得自然些,努力挤出个微笑……   按摩师的声音很柔,他轻轻的问我:「怎样称呼?」老公帮我回答说:「就叫她娟娟吧!」   他提着一个像是公事包的包包,然后从里面掏出一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,接着问道:「要不要先洗个澡?」   我是洗过澡出门的,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,又感觉应该要洗个澡……现在要我面对一个男人,万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?想到这,我突然感到全身发热,几乎是连站都站不住了。我忙着说:「我洗过了,刚洗的。」   接着他对我做了个脱衣服的手势,我就红着脸先脱掉外衣裤,露出了透明内衣,我发现他和老公都不约而同地盯着我的身体看,刚刚还感觉房间里的冷气好冷,这时倒希望老公能帮我调强一点。   我钻进了被单里,两只眼睛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到哪好,耳边只听到老公用着不同于平时的乾涩声音说:「我太太很怕痒,所以……」   按摩师先表示了一下遗憾,然后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术如何如何。总之我全没听进去,这时我只想我该往哪看才不会失礼,或许我该闭上眼睛?不过这按摩师很有礼貌……嗯!如果你也想找个按摩师轻一下的话,我建议你先在电话里感觉一下他的态度。   「娟娟……嗯,介不介意衣服?」按摩师用着轻柔的声调暗示着我说:「油压会弄哦!」   我躲在被单里开始脱掉胸罩,在脱内裤时我迟疑了一下……倒不是迟疑该不该脱,既然到了这,人家也来了,没道理不脱的。我想的是,在薄薄的被单外应该可清楚看到我的动作,要怎样脱才能优雅呢?老实说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脱得是否优雅。   虽然是盖着被单,但我已全裸,那种感觉——怕、紧张、兴奋都有。但是这被单,只需要轻轻一掀就……老公过来接过我的内衣,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后,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又开始抽烟。   这时按摩师也开始脱衣服了,他解释说是油压,所以他也要脱。让我放心的是,他没脱光,还留下了一条小小的内裤。我并没刻意地去注意,但还是瞄到一眼,他的屁股很结实,跟身材搭配起来感觉很有力量;至于那地方……感觉鼓鼓的,和老公的没有什么两样。   然后他要我翻过身子。我翻过身子趴着,脸压在枕头上,不用望着他让我感觉到好过了些。然后我心想:这个死老公现在在干嘛?看着自己老婆被别人随便摸吗?到底这是我在享受,还是他在享受?   按摩师慢慢地掀掉了我身上的被单,随着被单的移去,皮肤接触到了屋里的冷空气,这提醒了我,我的躯体已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眼里……   我猜这不是真的油压按摩,只是乳液而已,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凉。「的身材真好,皮肤这样白,老公好有福气!」按摩师的声音很轻,他低声说话让我感觉自己正背着老公做着什么不得了的大事,但其实房间很小,我知道老公是一定听得到的。   他的美虽然可能只是一种职业习惯,但听到耳朵里就是舒服,羞涩感开始消失。我说过,女人是靠感觉活着的。   他先是按摩我的肩膀,非常温柔,边按摩还边在我耳边问:「这样会痛吗?会不会太用力?……」刚刚的紧张已经开始消除,真的很舒服,舒服到我忘了自己身边有个只穿着内裤的男人,舒服到忘了自己身无寸缕,舒服到快要想睡了。 就在我精神放之时,按摩师的手开始下移,移到我的背。按摩我肩膀时还好,但往下我就开始痒了……我真的是个很怕痒的人,每次我要是生气或是闹情绪时,老公就会用呵痒这招来对付我。老实说,我还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痒的。   虽然痒,但又不好意思说出,你知道,女人都怕人笑的。我想我身体扭了一下,这人也是老道,那么轻微的动作都让他给发现了!他低声问我:「会痒?」我轻轻的「嗯」了一声。   他的声音真的很温柔,而且心又细,原本的羞涩感几乎没了,剩下的只有信任,就像是我对老公的信任一样。当然,一大部份也是因为我是趴着的,似乎只要能把脸藏着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。   他的手继续一边按着一边慢慢往下移,到腰部时,我「嗤!」的一声笑出来了,在听到我的笑声后他也笑了,于是整个房里的紧张全都消失了。这是种很特殊的体验,当你暴露了自己的缺点而发现对方并不在意你的缺点时,两人的关会立刻拉得很近。 于是我告诉他,我怕痒,腰尤其不能碰……跟他说话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,就像是我告诉我的美容师,我希望吹怎样的型一样。这种轻只维持了一秒,因为他的手离开了我的腰,滑到了我的臀部时。   他并没心急地想做些什么,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,然后开始搓揉着。有几次我感觉他就要碰到我的阴部了,是那么的接近,但像是不小心满怀着抱歉一样,立即又离开了。我知道他终究会摸到那儿的,但还是感觉会怕,有些事情是你永远也无法成为习惯的。   在紧张却又期待的心情下,他的手却已离开了我的臀部,又再往下移了,我一方面有点失望他放弃开始干什么「正事」,一方面又开始担心腿上的痒神经太敏感。   这人突然开始轻揉起我的脚来,然后说:「的腿好美,又白又细,真的好美……」我知道他是真心的,最起码我感觉是,感觉就是我生命里的全部。   接着他开始吻我的腿,还扶着脚背去抚弄他的脸颊,像是发现了什么世界最美的珍宝……一开始我抗拒地想要抽回,没有人亲过我的腿,也没人称过我的脚,或许我爸妈有,但起码我有记忆后就没了。他没像刚刚按摩时那样放过我,将我拉了回去,亲吻着,我感觉到他的舌头在脚趾间钻动……   不是生理上的那种快感,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感动,我几乎有想哭的感觉。这是第一次有人亲吻连我自己都从没注意过的地方。   有人说,女人是被开发出来的,我告诉你,这句话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。从第一次牵手,到与老公的初吻、爱抚,我还记得第一次摸到老公肉棒时的那种惊吓。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么,或不要什么,需要有个好男人来牵引。我们不像男人那样粗鲁,女人是像猫一样独立的动物,我相信没有两个女人对性的感觉是相似的,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书籍,至少都有着三分之一以上的谬误。   时间像是过了有一世纪久,我完全陷在一种感动的情绪中,甚至没注意到他的手来到了我的股间。等他触到我下体时,我才发现到他的手好大,虽然大却是细腻的。他并没直接侵犯那最隐秘处,只是在大腿间来回抚摸,偶而不经意似地碰触到股缝间又立刻移开了,似有似无的,我感觉全身都要了、散了。这一切依旧不是快感,但却知道他在摸我,这个温柔的男人正在摸我……   他的手慢慢地覆盖在我的阴部上,完完全全的覆盖而又缓缓地揉动着,像是个守护神一样。过了好一会,他的手指探测似的开始在缝隙间里里外外地游走,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锐的阴核,就这样轻轻的带过一下。那一瞬间,我「嘤!」地哼了一声,我知道自己不该叫的,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在温柔的海洋中的小船,突然间的一声雷击……   我发现我早湿了,他的触摸让我感觉到在我的阴核上早沾满了爱液,他的手指轻地在其上滑走、拨弄着。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唤醒了,我控制不了地拱起了臀部,但他依旧是那样的温柔,不急躁也不担心。   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来的,除了紧抓着床单外,我什么都没办法做。这如潮的快感始终无法退去,不是像人说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着,而更像是海啸,你永远不知道它的高处在哪。   他的手是那样轻,深入我下体时是那样的自然,我能听到自己下体发出的水声,有如海浪拍击着礁石……我能忍着不发出声音,但是身体却没办法,我想要翻滚、想要跃起,但是身体却是向下堕的,一股无力感升了起来,除了量将臀部抬高迎向他外,我毫无办法。我想我就要哭了,或许我已经哭了……只是他的温柔仍是不肯放过我。   我不知道自己能有这样多水,就像是决堤般的一发不可收拾。其实不需要做爱,也不需要任何动作,现在我坐在这里回忆起当时下体发出的那种淫声音,整颗心就像会要爆炸一样,脸庞也红得像个苹果。   然后他的手离开了,顿时间我感觉整个人一下空了起来,手也离开了床单。我想,要不是有床单让我抓着,我早就要尖叫了起来,用我全部的力气叫着。   他把我转了过来,这人力气好大,就像是天神一样,在我毫无感觉的情况下轻轻地将我抬起翻了过来。侧过头我正好望到老公,我看不清楚他的脸,但却知道刚刚的一切他全尽入眼底。老公依旧是叼着烟,维持着刚刚的坐姿。   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兴奋,有种情绪满了我的胸膛。我的男人正看着我被人玩弄,而我却不知羞耻地得到高潮……在老公那,我感觉到一股爱意,我知道他爱我这样,爱我将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纵出来。不过很难,我只能将我的情绪转向床单,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好。   他整个人靠了过来,趴在我的胸前吻着我的乳头,摸索着。他轻轻地在我的乳房上抚摸,不时地轻抚我的乳头,我的乳头也很敏感,他每摸我乳头一次,我全身就颤抖一次,就像我老公射精时全身发抖一样。   他的脸靠了过来,一张朴质的脸庞,带着些许风霜。我突然有种想要吻他的冲动,但这念头实在太傻了,不是吗?   他轻咬着我的耳垂……天啊!沉重的呼吸声在我耳边响起,我感觉整个人都晕眩了。就像是被抽离灵魂的破娃娃一样,我身体已然消失了,剩下的只有那呼吸声,厚重的呼吸声……晕眩感持续着,像是涟漪一样散开,又重新开始,不断地扩散着……这人找到了我的弱点,最弱的弱点,他除了告诉我我的脚很美外,还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。   「喜欢吗?」他在我耳边呢喃着。无法控制地,我说了:「喜欢!」我想我还保有一丝理智,要是这人是我老公的话,我就要重重地搂住他,大声的说「我爱你」了。   我可以感觉到他下体在我腰间蹭着,很硬……我想他是故意的,或许他想要我?正想到这时,他一手伸向我的下体,一手轻抚着我的头,说:「好美,真的好美……有人告诉,很美吗?」   然后抚摸我头的手离开了,他温柔地捉住我的手去碰了一下他的下身,隔着那条小小的内裤。是因为吓到吧!这是我第一次碰到除了老公之外其他男人的下身,我从所有的梦中惊醒了过来,立刻缩回了手。他也没再强迫我,转移开了身子,轻轻推开我的双腿,开始亲吻我的下体。   那是一种羞耻加上快感的融合,我仍试着收了一下双腿而成为半开半合的模样,然而他轻轻地就把我的双腿又完全地推开到了两边,整个阴部就这样张开在一个陌生男人眼前。他的舌头在我的阴核上打转,心底的感觉却是一波又一波快感袭来……   随着高潮,本来仍微微用力的腿彻底地放打了开来,我迎向他,只希望更接近、更接近……然后我终于出了声,开始放纵地呻吟着。所有的羞耻都被丢开了,我只知道我要、还要,我要他给我更多的快乐。   我不知道我叫了「我爱你」没,但我想我至少叫了「给我……再给我……」真的不是因为他舔得有多美,而是因为我打开的腿,我正打开双腿迎接着这个男人。   我累了,气几乎要喘不过来……他又回到了我的耳边。不断交叉着的快感,各种不同的快感,随着他的亲吻,我什么都忘了……我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伸出了手,从他内裤里掏出了肉棒。   起先我只是轻轻摸着,感觉它的硬挺,感觉那肉棒的跳动、肉棒的粗壮。慢慢地我开始疯狂起来,不故一切地搓揉着,我脑子里只想搓到让它射精,射出好多好多的精液……   他的手终于插进了我的下体,随着他手指的动作,我是越来越兴奋,也感觉到他的兴奋。我舒服得简直就要疯了,感觉自己在床上用力地扭动着我的臀部,不停地发出呻吟与喘息声。   高潮来了!我挺起下身,几乎是瞬间又来了另一次高潮……我好累,抓不住他迷人的肉棒,也再挺不起腰了。真的好累,我不知道自己一共享受了多少次高潮……我好想吻他,但这是不行的,我知道这是不行的。   似乎是时间到了,还是他认为我够了?事实上我也是满足了,虽然这种满足不是插入式的完美满足。但我知道等等我有老公,我会要老公插我一次或是两三次,等这个按摩师走后,老公要是不肯,我会强暴他的……但此时,我脑子里全都是按摩师那根肉棒的影子。